往前方资源网
你想要的这里都有

​​《吐槽大会》七期7亿播放,请来大张伟薛之谦吐槽,获王思聪投资

首页广告

互联网​​《吐槽大会》的节目形态其实很简单,每期节目会邀请一位话题名人作为被吐槽的主咖,主咖再邀请一些在工作和生活中相熟的朋友作为吐槽嘉宾,节目开始后,每位嘉宾轮番登台“吐槽”,最后主咖再进行一一反击,最终形成一档70分钟左右、信息量丰富的节目。在这里,最看重的不是明星和嘉宾的咖位有多大,而是他身上的槽点有多少。

吐槽大会

CEO:贺晓曦

背景:电视节目制作人、电商创业者

门派:内容创业、网综制作

融资规模:A轮数千万人民币

投资方:游素投资、普思资本

笑果接招

1.领先市场半步怎么理解?

2.你们是如何发掘艺人的?

3.噗哧开放麦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碎嘴、爱抖机灵、没正经、解构一切。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大老师”大张伟终于登上了腾讯视频《吐槽大会》。

抄袭、假唱、胆小、神曲作者以及花花绿绿的朋克造型,所有这些槽点,台上的吐槽嘉宾一个都没放过。

当然,没放过的不只是他们,还有大大小小各种屏幕前的网友。

“举起你们的键盘,让我听到你们敲弹幕的声音。”李诞大声叫嚣。

很快,密密麻麻、快速滚动的弹幕如同大老师的碎嘴一样,给了千万观众最及时的感官冲击以及颅内高潮。

这是互联网语境下的一场狂欢。和吐槽段子一样,弹幕的生产方式也是碎片化的。对于精力分散且处于不同观看场景下的年轻人来说,这是寻求集体认同最具效率的表达方式。

其实,作为互联网平等精神的重要体现,网民们早已走出了“沉默的螺旋”,“吐槽”也从一种亚文化走向了主流。

自2017年1月8号,《吐槽大会》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以来,首期便打破了该平台网综节目播放量最快破亿记录,而现在7期节目的总播放量已经破7亿,成为今年的“现象级网综”。

 

但是对《吐槽大会》的出品方兼制作方笑果文化来说,这个看似简单的过程其实充满挑战。

“单口喜剧是现场的艺术,录制《吐槽大会》追求现场一气呵成,嘉宾充分熟悉稿子,每个气口、节奏都反复磨合。全部流程我们会反复核对,我大概知道每个嘉宾的内容,到哪里结束,哪个笑点之前沟通的该怎么抖,他有没有达到最佳效果,如果没有是否等会儿全录完了再补。但录制时不能停机,不喊卡,你在现场,可以当一场秀看,会觉得自己来看这么好笑的东西居然不用买票,值。这是我们衡量录制是否成功的一个标准。”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贺晓曦告诉《接招》)。

如果说嘉宾们的演出效果可以通过反复练习得来,那么生产段子的过程则要榨干创作者的脑汁。对一家喜剧内容公司来说,足量的编剧人才储备以及持续优质的创作能力就成了核心竞争力。

但是这两点都不容乐观。首先在人才储备上,尽管中国的喜剧有南北派之称,但能叫得上名字的只有赵本山、郭德纲、贾玲、周立波等人。对主打美式喜剧脱口秀的腾讯视频《吐槽大会》而来说,情况只会更差。据业内人士估计,在中国从事脱口秀事业的不足500人。

其次在创作上。段子是快速消耗的产品,第一次听觉得好笑,但是第二次听效果就大打折扣,而且观众的笑点会越来越高,对内容也会越来越挑剔,美国喜剧演员及编剧伍迪·艾伦,他从 16 岁开始每天写 50 条段子,这种孜孜不倦的练习才让他取得伟大的艺术成就。

对《吐槽大会》的众多位编剧来说,这就要面临的挑战。目前他们每期节目准备的台本都要1万字以上,平均每个表演者要讲20个段子,每十几秒就要出一个笑点,而且要求的精准度非常高,“即使慢0.1秒观众也不会笑。”

但是对看过很多原版美式脱口秀,尤其是Roast节目的爱好者们来说,今年上线的腾讯视频《吐槽大会》看上去还是“有些温和”。

部分网友也将节目称之为“洗白大会”、“正能量专场”。其实除了吐槽内容,这也跟笑果文化根据中国特有文化和语言环境所做的改造有关。比如他们在节目中加入了竞赛元素,就是Talk King奖杯的颁发,这增加了游戏性;突出体现了主咖和吐槽嘉宾之间的朋友关系,让话题有所缓冲;增加了一些真人秀的元素以及增强主持人作用,最后再加上精致的舞台、明亮的灯光,这些都营造了些许轻松愉快的氛围。

这也是贺晓曦想要的效果。在他看来,“美式脱口秀深度用户”们由于观看了大量原汁原味的表演,所以在内容和形态上更加激进。但是对笑果文化来说,目前更重要的是“领先市场半步”。

“领先市场半步的意思就是它能被更多的年轻人接受和喜欢,当然我们也不希望这是一档合家欢的节目,它一定是年轻态的。”

“比如唐国强老师那期,王刚的台本是由他自己以及我们的编剧李诞和唐突合力完成的。虽然看上去言辞并不犀利,但是观众们都认为他的段子很高级,取得的效果也非常棒。”

在贺晓曦看来,脱口秀的内核应该是“高级和幽默”的,而不是像美式脱口秀那样在话题上百无禁忌。

作为《吐槽大会》的策划人和编剧内容总监,李诞也很认可这位合伙人的理念。没错,89年出生的李诞已经是笑果文化的重要合伙人之一了。

“明明有能力不讲黄段子就能好笑,或者利用逻辑的巧妙和更高级的一些手段来表演的情况下,由于不自信,非要去迎合网友的口味,吸引眼球,搞一个污的,这就和段子也没关系了。”

李诞从一开始就喜欢“那种了不起的,深刻,听完会让人思考的脱口秀,比如乔治卡琳。”但是真正做节目后,他也意识到幽默的终极目的“还是要把人逗笑,要深刻看书就好了。”

李诞算得上是脱口秀行业的“正规军”。他成长于“自带语言技能点”的大东北,从小成绩优秀,文字上有天赋。大学毕业后到国际4A广告公司奥美做文案策划工作,而其成名始于社交媒体,李诞是新浪微博上的第一波知名喜剧写手,其连载的原创喜剧书籍《扯经》,阅读量过亿,目前他的微博粉丝数有120多万。

但绝大多数人知道他则是因为《今晚80后脱口秀》,在这档节目中,他是段子里经常被王自健调侃、憨态可掬,傻里傻气的“蛋蛋”。

2012年,李诞被做《今晚八零后脱口秀》的王自健找到,并成为这档脱口秀节目的主力编剧、策划主脑以及常驻卡司。

知识分子的趣味和电视媒介的从业经历也让这位编剧内容总监对“领先市场半步”有了更好的认知和把控。

在笑果文化,除了负责内容研发,李诞的另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去发掘和签约脱口秀演员。

如今《吐槽大会》上的另一个主力——池子,当初就是因为在小剧场的演出而被李诞发掘。

池子则是对美式脱口秀理解“领先市场一步半”的演员。这个野路子出身的北京侃爷虽然没有读过大学,但是由于出身艺术家庭,兴趣广泛,喜欢电音、DJ、说唱、自由搏击等具有亚文化属性的“酷东西”,天性开放且生命力旺盛。

2015年,因为在微博上看到北脱(北京脱口秀俱乐部)创始人西江月的表演视频,一见钟情,池子开始了在小剧场的演出,后来他凭借天赋和努力成为圈内名人。

就像美国黑人说唱Rap的地下Battle(对战)一样,脱口秀演员们其实也是需要现场练习的。他们需要在小剧场和酒吧等地去和同行演出交流、磨练自己的技术。

在美国的脱口秀演出中,跟美国人在公开场合强调的政治正确不同,观众和演员之间有一种约定俗成的认识,观众就是来寻开心的,演员所说的也不一定代表他们的真实观点,一切都是为了演出效果,所以话题上百无禁忌。

但是在国内,由于美式脱口秀兴起较晚,从业人员大都缺乏高素质的训练,所以数量和水平都不高。据知乎上一位脱口秀表演者透漏,“门票卖到50张以上,就已经是马克吐温显灵了。”

和线下惨淡的脱口秀演出市场相比,笑果文化创始团队多年来制作电视节目的经验则帮他们走了更远的路。

“我们从2012年《今晚80后脱口秀》开始,就打造了比较完善的美式脱口秀演出形态,包括工作流程和工作方法,包括对主持人的选拔等,都是我们在国内事先做起来的。”

贺晓曦在2015年成为笑果文化的CEO,他是出身湖南卫视的资深制作人,曾担任过《超级男声》、《金鹰节》等大型节目的主创,后来加盟光线传媒,担任电视综艺节目研发总监等职位。2010年时,贺晓曦还曾跨界互联网,创立了个人电商品牌,对“商业模型的架构有了很好的了解。“

为了在节目形态上尽量接近美式脱口秀,在做《今晚80后脱口秀》、《今夜百乐门》等喜剧节目的同时,笑果文化的创作团队还曾多次赴美取经,他们与《大卫∙莱德曼秀》《周末夜现场》等节目的制片方进行交流,其中最大的心得是“产业链很成熟,流程完善,相关人才也很丰富。产业生态的完善是国内要努力的方向。“

作为一个“智力支撑型”的产业,其生态上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人才储备,为此,笑果文化也打造了一套线下脱口秀演出体系——噗哧开放麦。

和池子加入笑果文化前在小剧场进行的演出训练一样,脱口秀演员要想在电视上取得更好的演出效果,他也一定要经历大量的开放麦训练。

从制作《今晚80后脱口秀》开始,节目的常驻卡司及幕后团队就联合了全国优秀的脱口秀演员和民间爱好者在各城市俱乐部、各大学进行了多场小规模的公益线下演出和开放麦。

除了锻炼自己的喜剧团队,噗哧开放麦的另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发掘和培养脱口秀人才。

“噗哧开放麦就像足球的青训体系,我们希望能找到更多像池子、李诞这样的年轻人,成为我们的签约艺人。而《吐槽大会》就像是明星赛,但是只有这样的头部内容是非常单薄的,我们也需要行业的支撑,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加入我们。”

在贺晓曦看来,大学生群体是喜剧“最重要的生力军”。他们对脱口秀的接受程度更高,对段子的理解和反应更快,而且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在创作上“思维更开阔”。

现在带领噗哧开放麦的正是一位“学霸”,他就是笑果文化的签约脱口秀演员史炎,这位毕业于上海交大的段子手被称为“上海脱口秀一哥”。

而最近,从噗哧冬令营走出来的郭展豪,已经成为笑果文化签约艺人中的新成员,未来笑果会给他更多线下表演的机会来磨练他,为其提升能力和快速成长做好充分的准备。

Q:笑果文化内部编剧的晋升体系是怎样的?

贺:我们会从编剧到素人然后再到艺人明星,逐步打造相应的流程。笑果文化跟李诞、池子、程璐、思文是签约的机制,也就是说他们是笑果文化的员工。应该这样说,所有的编剧都是笑果文化的签约员工,大部分都是签于他们还是爱好者时期。有的编剧从签下来到会写成熟的台本可能要培养一年以上的时间。这种重资产的模式在娱乐行业是很少见的,其他公司为了控制成本,基本上是只支付稿酬,甚至还有直接抄段子的,因为他们是求快,生怕赶不上随时会转向的风口。

Q:在头部艺人的打造上,你们会投入哪些?

贺:就是给他们提供更多上节目的机会,露脸很重要。像池子,没上吐槽大会之前,也很少会有节目或商演邀请他。但是这个也要按照节目的推广节奏走。

我们会把更多通道和平台让给有才华的年轻人,只要他够强大。当然我们也会坚持让他们做更多的线下训练,因为这个行当是没有职业生涯顶峰的。

Q:你认为国内顶级脱口秀艺人的商业价值可以做到多大?

贺:这个国内市场还拿不出好的例子来,只能去美国市场里找。像美国一个顶级艺人1年1亿美金的收入是可以做到的。国内能做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大家的努力了。

Q:笑果文化的编剧大多数是什么背景?能介绍几个比较有特色的吗?

贺:程璐和思文这对编剧CP的身上,有着久违的浪漫主义情怀,听说很早的时候,当他们还仅仅是脱口秀爱好者的时候,就跟海源、Robin一起联合翻译出版了美国经典脱口秀教材《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

海源和robin是笑果文化代表南方语系的编剧,他们在开放麦受欢迎程度很高。但是之前他们也被自己人打过分,之前笑果为了判断自己的编剧和段子是否是观众爱看的,曾经做了数十次打分和排名。通过打分来矫正自己的判断体系,这样打磨出来感觉相对准。事实证明腾讯视频《吐槽大会》的录制现场,现场观众嗨到花枝乱颤。

Q:很多东西到了中国难免出现“中国特色”,你认为美式脱口秀会与中国的其他喜剧形式相融合吗?

贺:不会。因为美式脱口秀和中国的其他喜剧形式,比如跟相声或者二人转相比,他们各自都有非常成熟的训练体系、方法论和成长路径,更重要的是有不同的文化氛围。曹云金也做了很好的脱口秀表演,但他不可能因此成为脱口秀表演者。李诞和池子可以去学一段相声,但他们不会成为相声表演者。

Q :当时怎么拿到王思聪投资的?

贺:王思聪和叫兽易小星关系不错,他是从易小星那里知道我们的。他觉得美式脱口秀是喜剧消费升级的方向,所以就决定投资,同时校长还给了我们很多支持和投入。

Q:国内的喜剧内容公司,比如开心麻花和本山传媒,他们都凭借爆款电影和电视剧赚得盆满钵满。你们会进军影视行业吗?

贺:我们正在做下一轮融资,融资结束后会做一个战略发布会,公布我们的相关规划。现在不方便一下说出来。

历史上的今天: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往前方资源网 » ​​《吐槽大会》七期7亿播放,请来大张伟薛之谦吐槽,获王思聪投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要的这里都有

每日福利TOP100请收藏好本站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